原九利

快被饿死,割腿肉。

你胡啊全是腿( ˘ ³˘)♡

EnvyRyu:

还是看我歌治愈

开微博关微博开微博关微博......有毒!小礼帽非常好看~

【红白】痴人说梦(03)「衍生rps向现代AU,不喜勿入」


胡歌觉得人生真的不可思议的很,变数太多,不是想象可以容纳的。 




比方说十年前会想,和老袁那就是一辈子的朋友,躺在夜空下看星星,幻想着斗转星移也不会改变的友情。 




六年前会互相吐槽,哎,怎么荒唐一夜就把革命友谊升华成了恋人关系…… 


然后分手……又遇见。




 娱乐圈吧,挺小的。 




分手的时候袁弘说过,真想回到越界前,狠狠揍上那个自己一顿,告诉他一晌贪欢代价太大,会失去,会后悔…… 




胡歌那时候什么也没说,就是一个劲的笑,笑的有点惨兮兮的。




 他清楚其实先跨过去玩火的那个人是自己,自己才是那个先爱上的人,因为不可自拔,生生把袁弘一并拖进去,根本没给过袁弘逃避的机会。 




是太年轻还是压抑的痛苦太沉重,胡歌已经回想不起来彼时的心态了。 




以及那种你跨过来一步我就可以把剩下的九十九步走完,只求得一个圆满的勇气。 




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。 




可如果没有遇见袁弘,依自己的个性怕是一次也不会有。




 “他在我的眼里是惊为天人”“我在他眼里是奇装异服”“他还好意思说我土啊,那他那时候土的都掉渣了都,不行了都。这是一种淳朴,淳朴的帅气”“分手还有个几十年吧”“这叫爱屋及乌”“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耶”“现在性别不重要,你看这束花,么么哒”“我闻到他的味道就知道他要干嘛了”“我感觉你们两个好像在走红地毯哦”“不要讲我和他出去看星星了,真的没什么好看的,我现在都很后悔”“当我很无助的时候,眼神就会不自觉的找到这个人身上,因为他很理解你,然后他虽然说,他不用说话,但是他站在那,你会觉得就好像,就有了一种依靠”“月亮代表我的心”“今天老板娘也来了”“他不是我的另一半,他是我的全部”“全部。我知道啊”“这么大的风声,我跟他才是真正的风中奇缘”“不行的话只能我两过了,约么” 




……




胡歌觉得自己开始有些昏眩。




 在这记忆的旋涡中,只有他,那个人,如同迅雷劈开黑暗,鲜明地浮现在脑海中,反反复复,反反复复,如同巨浪来袭。痛苦、友爱、嫉妒、不甘、空虚、爱恋、珍重。这强大的旋涡,维系着即将消失的意识。





曾经那份敞开心扉的自在和魄力都是因为遇到了袁弘,所以才成立啊。 变得那么主动,那么不像自己。




 却又像失控而不自知的列车,冲出轨道,七零八落。 如同地板上的玻璃渣,还能泛着微弱的光芒,可又有什么用呢?





从来不再刻意提起,永远也不会忘记。原本以为今后的人生会维持这样的联系。 也这么轻易的就被打破了。





身体在强烈拒绝清醒,拒绝面对理智,接受从今往后彼此之间新的关系。 




更糟糕,更不可控,更绝望的。




 炮友关系…… 




错过了就是错过了,哪怕还有那么点儿不舍,光阴到底无情。




 带走了冲动和激情,却带不回曾经的感觉。 




他还是他,却又不再是他了。

当手指被灼痛,袁弘才意识到自己安静的看着对方睡了那么久。 




掐灭手里的香烟,把被子替他拉高一点。




 然后开始审视自己,时至今日到底还喜欢他哪一点。 




是一起傻逼过的岁月,是清秀俊美的脸,还是这欲罢不能的肉体。 




袁弘一直都知道自己是直的,也从没对第二个同性产生过类似的想法。 




可能喜欢,迷恋和爱本就是不可捉摸,难以预知的。




对于袁弘来说,胡歌就是个意外,是个惊喜,也是劫难。




 反之亦然。 




当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,闹铃已经提前响了。 




房间里只有一个人。




 地板上的玻璃和水渍也消失的毫无踪迹。 




如果不是身体上的不适,胡歌都怀疑自己做了一场梦。 




谁也没有来过, 




也就不曾离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刚发现第二章被和谐掉了OTL,求个不老歌码,不知道有没有( ‾᷄꒫‾᷅ )

胡三岁真是不能更多了,这么熊,华哥倒是不恼他(๑•́ ₃ •̀๑)#是胡也是霍!情人节伙着过!# 记得那天,阳光明媚~[羞嗒嗒]尊上侧颜无限美好,芭姐只想把时间停在这儿![许愿]然而胡三岁的雪球却打破了这美好的瞬间!说好了咱们只是安静地拍片呢?[挖鼻]辛苦尊上还要连哄带陪胡三岁,交友需谨慎[拜拜]

【红白】痴人说梦(01)「衍生rps向现代AU,不喜勿入」

现实太虐,LO主放飞自我,去平行世界熬个糖!!! OOC严重,自娱自乐,圈地自萌。本文与现实无关,没有逻辑,请勿转载。 慎入! 慎入! 慎入!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袁弘拎着几罐啤酒敲响了胡歌房间的门,半天没有回应。

这人也不知道大晚上溜达哪去了。好久不见,本想打着交流剧本的借口上门联络下感情,结果扑了个空,正懊恼着,就看到走廊尽头上来个人,正是胡歌。 他不是一个人,而是和霍建华一起出现。
袁弘虽然觉得有几分吃味,还是面不改色的寒暄起来“老胡你和华哥出去喝酒怎么也不叫上我。”
“敲过你门,人没在啊。”
“就你那酒量和华哥两个人喝,太委屈别人了吧”袁弘一边说着一边特别自然的插进对面两人中间,顺手搂住胡歌的肩。
故意贴着耳朵说:“不过看你的状态,再陪我喝上一杯不过分吧”。
胡歌觉得自己有点僵硬。
明明过去比这亲密几倍的举动也有不少,可突然就不习惯了。
或许时间真的太捉摸不透,真的可以把太多的人和事都改变。

霍建华离开后,袁弘跟着胡歌进入房间,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脱下外套,顺手打开房间的电视。
电视在重播几年前胡歌参演的武侠剧武林外史。正放到色使制住王怜花,七七将王怜花扮成女子,红头鹰看上了男扮女装的王怜花的片段。
“本就是个风流俊俏的人物,如今扮成女子,在灯光下瞧来,当真是天香国色,我见犹怜。 尤其是他那一双桃花眼,更是勾人魂魄。他此刻心里正是哭笑不得,流入目光中,却似嗔似怨,令人销魂。”
这部剧袁弘不止看了一遍。
那时候他们还在一起。
袁弘初读剧本就瞬间勾勒出王怜花的形象。 “唇红齿白,修眉朗目,面色白里透红,有如良质美玉。” 不是他家老胡又是谁。 袁弘觉得选角导演非常有眼光,再没有谁比老胡更合适来演这个古龙笔下最可爱的反派了。
屏幕那边是洛阳城的王公子。一颦一笑都勾起老袁对过去时光的念想,那时候袁弘一有时间就蹲直播,然后洋洋洒洒点评。 接着搂着那人缩在被窝里,一遍遍问“是我好还是那沈浪好?”非逼到人面红耳赤才肯罢休。
那样黏糊糊的日子就好像在昨天。
哐当一声响,瞬间把袁弘回忆的闸门关上,满地碎玻璃渣,袁弘脸上方才流露出的一点儿柔情消失的干干净净。原来是胡歌递过来的水杯,那么巧合的从袁弘指尖滑落……
“别动,我打电话叫前台”胡歌自己也愣住了,但还是保持着冷静,冷静到漠然。
气氛更尴尬了。
袁弘再一次意识到,胡歌和自己都走到了时光的又一个结点。
从很早的时候开始,你的身边和我的身边都不再是同一边。

彼此开始有各自不知道的生活,各自不熟悉的朋友,各自默契的保持距离,从不习惯到习惯,谁也阻止不了这渐行渐远的剧本。
本以为就会这样子一直滑落到平静,谁想到又再次有了合作。
古装大戏三国东吴。 一个孙策一个周瑜。
从开机仪式再次见到胡歌的时候,袁弘就知道,那些刻意的疏离全是徒劳。
那天是立春。
袁弘一到片场就瞅见了胡歌,一脸傻笑蹲在地上喂猫。
他好像从来都是那个样子,没有变过,让人放松,让人安心。
这人怎么能这么开心,这么傻...

可是当袁弘的目光触碰到他看过来的眼神和嘴角的弧度,就觉得心里痒痒的,暖暖的,哎,这该死的春天,又到了。

正式拍摄第一场就是策瑜对手戏,拍摄的很顺利,彼此太熟悉了,眼神就能交流,多一句废话都没有,就是那么流畅自然。
休息时间,袁弘久违的和胡歌开始互相调侃。 “你这古装扮相真是君子如玉,让人心动。” “你这位江东小霸王也是相当丰神俊朗~” “与本人的气质差距真大。” “差距再大你也喜欢啊。” “那倒是,你可是我眼中标准的美少年。” “多谢大帅哥的美言,合作愉快。” “合作愉快。”
袁弘平静的吐出这四个字,看着胡歌掐灭了手里的香烟,一步步走远,又微微回头,轻轻吐出淡淡的烟雾,待烟雾散去,袁弘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。想从他干净的眼眸里再看到自己,想亲吻他的眼角,想对他说“我们可以重来吧”……
屏幕里依然吵吵嚷嚷,吵得袁弘心烦。
那边电话还没有拨出去,就被袁弘直接挂断了。打电话的人被一把抱起按在床上。
“卧槽,你是不是有病。”
胡歌被袁弘突如其来的行为吓了一跳,又被压的很不舒服。不知道对方发什么神经。